联系号码
律所动态
律所动态
法律咨询
法律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经典案例 > 正文

关于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辩护词

来源:阅读: 时间:2015-12-15 16:17:06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陕西王炳森律师事务所受陈某某委托, 指派秦美多律师担任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被告人张三的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我们进行了阅卷和会见,认真听取张三本人对全案的介绍和自我辩解,分析公诉人的《起诉书》和相关指控证据,我们认为本案被告人张三虽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但其属于从犯,其又有坦白情节。因此,辩护人决定对张三进行罪轻辩护。现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辩护人对张三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无异议。
    二、辩护人认为张三在本案中属于从犯。
    1、张三未参与本案的策划、也没有积极实施销售假玻璃,大多情况下是在自己也不知真假的情况下实施了运送假玻璃的行为。
    本案的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玻璃的组织策划者不是张三,张三也没有积极参与销售假玻璃,他既没有购进,也没有联系销售,更没有从中牟利。张三只有初中文化,没有鉴别真假玻璃的能力,只是在他人的指示下开车送货。大多情况下自己也不知道送给客户的玻璃是真是假。故,张三在本案中的地位和作用明显低于其他被告人,依法属于从犯。
    2、张三只是工人,负责送货,挣的是劳动所得,没有非法牟利的主观罪过。
    张三应聘的是司机,在该单位实际从事送货工作,不负责其他事项。本案中,组织货源、联系客户的不是张三,收货、验货、发货、结算的也不是张三。本案张三既没有非法牟利的主观罪过,也没有实际获取任何非法所得,他只是凭自己的劳动获得微薄的工资以养妻儿老小,每个月2天假,请假还要被扣工资,这样一个弱势人员在社会最底层为了一家生活而辛劳。我们不能期待他致全家生活保全于不顾,在从事送货工作时首先仔细研究自己送的货到底是真是假,是假货就拒绝去送,这样的要求对张三来说是过高且荒唐的。故,张三在本案中地位和作用明显很低,属于从犯。
    三、辩护人认为张三在本案中属于犯罪未遂。
    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八、关于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案件中尚未销售或者部分销售情形的定罪量刑问题。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的规定,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未遂)定罪处罚:(一)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尚未销售,货值金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本案库房中查获的玻璃都未销售,按照上述规定应当属于犯罪未遂。故辩护人请求法院对张三予以减轻处罚。
    四、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张三参与涉案货价值1815710元错误。
    首先:本案涉案货物价值不能以警方的询价为标准,应当由鉴定资格的第三方进行鉴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1〕3号)第三条规定“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抽样取证问题和委托鉴定问题……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在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时,对于需要鉴定的事项,应当委托国家认可的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对鉴定结论进行审查,听取权利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鉴定结论的意见,可以要求鉴定机构作出相应说明。……”,本案中,张三涉案价值是采用从福州耀华询价而来,而以询价结论对涉案货物进行认定是违反上述规定的,对该价格认定应当予以排除。
    其次:福州耀华给的也只是建议价格,既然是建议价就不具有价值认定的确定性和权威性,不能够作为刑事案件的涉案物品的价值认定。
    最后,张三根本无法知道库房里有多少假玻璃,价值多少,起诉书以查获的所有玻璃价值来认定张三明知假冒而销售的价值是不符合事实的。
    五、张三在本案中有坦白情节。
    张三在归案后,对其所犯罪行能够全部的如实的交代,具有坦白情节。请求法庭依据《刑法修正案八》第八条的规定对其从轻处罚。
    六、张三属于初犯、偶犯。
    七、在量刑上,辩护人建议对于张三免于刑事处罚。
    1、张三在本案中属于从犯,且在从犯中作用小于其他从犯。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试行)三-(一)-8“……对于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免除处罚;……(4)同一案件中有数个从犯的,可依其作用大小,确定不同的等次,比照本条规定分别量刑,每等次相差幅度不超过10%;”本案中,张三明显是从犯,且在从犯中作用小于其他人,依照上述规定对张三可以免除处罚。
    2、张三是犯罪未遂,且属于未实行终了的未遂。
省高院《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细则三-(一)-6、“……(2)未实行终了的未遂犯,造成损害后果的,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10%-30%;未造成损害后果,或者犯罪情节轻微的,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30%-50%。本案张三是未实行终了的未遂犯,且犯罪情节轻微,对其可以比照既遂犯减少基准刑的30%-50%。
    3、张三认罪态度好,有坦白情节。
《刑法》第76条“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本案张三能如实供述,具有坦白情节,对其可以从轻处罚。
    4、张三符合《刑法》规定的免于刑事处罚的条件
《刑法》第三十七条“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或者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本案,张三的犯罪情节显著轻微,完全符合上述免于刑事处罚的条件。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起诉书认定的张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属实,但因其犯罪情节轻微符合免于刑事处罚的条件。辩护人请求法庭对张三判处免于刑事处罚,以给其一个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机会。
    以上辩护意见,供贵院采纳!

 
辩护人:秦美多
2012年  月  日